专访吴晓求:注册制和科创板要成功,需极大提高企业违规违法成本丨首席对策

不管企业过去、当下多么辉煌,实际上跟投资者没关系,因为投资者只管未来。我们过去资本市场强调融资,一家企业过去辉煌,就意味着能获得融资,能更好地上市。但实质上,这是...


不管企业过去、当下多么辉煌,实际上跟投资者没关系,因为投资者只管未来。我们过去资本市场强调融资,一家企业过去辉煌,就意味着能获得融资,能更好地上市。但实质上,这是不能的,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开设科创板的原因。

几乎95%以上的人都会把资本市场理解成企业在金融机构融资的市场延伸,现在融资到资本市场上贷款,最重要的是,融资形成的资产要有成长性,要有投资价值。资本市场重要的是投资者,有了投资服务,才能给企业提供服务,而且要选择一些未来有成长性的企业。

第一财经:我们应该如何识别企业是否真正有成长性?如何识别伪科技企业,怎么把那些不讲盈利模式,不讲资产质量,只讲估值、流量和模式创新的初创企业和真正科创型企业进行区分?

吴晓求:基建规模扩大和降杠杆也并不是特别矛盾的,因为中国经济的增速下滑,的确有些隐忧,所以我们扩大内需是一个基本的考虑,当然我们的进出口贸易规模现在还在不断地扩大,已经超过了30万亿元人民币的规模,超历史的。

具体来说,可能在这几个方面存在重大差异。

本期第一财经《首席对策》专访了吴晓求,试图回答上述疑问。吴晓求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、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,还是知名经济学家、金融证券研究专家、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、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。

吴晓求:股权分置改革本来就很难,因为它涉及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,也涉及到国有股份在一个企业控股的成分,因为股权分置改革当年最重要的是对价,现在这么复杂的问题解决了。

世界经济又开始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

吴晓求:要在科创板,甚至在整个市场恢复T 0交易的制度,我是完全不赞成的。我们不缺乏流动性,T 0一个很重要的概念,是觉得这个市场的流动性不够。当然也有学者说T 0给了投资者一个改错的机会,我不相信一项重大的投资,上午投了下午失败了就想跑,这个概率非常小。而且,我们通常说这个市场投机氛围比较重,T 0显然助长了这种气氛,而且T 0是一种财富的流失,因为它有交易成本,交易成本对整个市场来说就是财富的流失,资金一部分的流失。

要保证注册制基础上的科创板的成功,修改法律是前提,最核心的是为什么修改法律,主要明确三点:

二是发行定价机制不同。科创板的定价是高度市场化的。因为定价不同,所以创业板发行上市之后,几乎每一个股票都有连续多个涨停板,这是中国特色二级市场的特点。科创板应该没这个问题,这是很大的差异。

科创板及注册制试点正在快速推进,证监会4月27日再次回应市场关切,称“要从公司治理、规范运行、信息披露等多个维度对首发企业严格把关,从源头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。审核进度服从质量”。那么,科创板有哪些突破,如何通过科创板找到真正的科创企业?资本市场应如何改革以满足国人的财富管理需求?基建规模扩大与去杠杆是否存在矛盾?

告别50万罚款的时代,极大地提高违规违法成本

第一财经:你对二级市场有比较深入的研究,提到过注册制基础上的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在观念、法律、制度和政策上的深刻革命,比股权分置改革更复杂,涨停板制度应该废除,反对T 0交易,这些观点引起了广发的关注,那么得出以上观点的逻辑是什么?

在吴晓求看来,要保证注册制基础上的科创板的成功,修改法律是前提,需要构建和注册制、科创板相匹配的一整套的法律和规则体系。极大地提高企业的违规违法成本,是注册制和科创板成功的必要条件,要没这些条件,注册制、科创板麻烦大。

吴晓求:中美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大国关系,我始终认为对美关系是中国外交关系的基石,如果中美关系能够处在一个健康、稳定的发展阶段,对全球都是非常好的,对中国经济发展,对美国的经济发展,对全球的金融市场都是一个积极的稳定的因素。

第一财经:我们看到最近大家在热议美联储升息结束,缩表可能9月份也要结束了,美国的货币政策可能转向。从全球经济的角度,我们怎么看中美关系以及对于新兴市场、对中国的影响?

以下为《首席对策》文字实录部分:

第二个是发行上市企业的标准,这是必须要明确的。

第一财经:你认为资本市场更应有财富管理之意,但国人的财富管理渠道偏窄,股市、房市、债市等无法满足庞大的财富管理需求,那么资本市场应如何改革以满足国人的财富管理需求?

至于美联储缩表的结束,意味着美国的整个金融,特别是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开始步入正常的轨道,过去是扩张性的,现在是通过几年的收缩已经回到一个正常的轨道了。这表明世界经济又开始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。

专访吴晓求:注册制和科创板要成功,需极大提高企业违规违法成本丨首席对策

他同时表示,不赞成在科创板甚至在整个市场恢复T 0交易的制度,因为T 0助长了市场投机的氛围,而且是一种财富的流失,因为它有交易成本,交易成本对整个市场来说就是财富的流失,资金一部分的流失。T 0和我们建立一个有财富管理的资本市场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,财富管理一般都是长期投资,没有说今天上午买下午就卖掉,这是投机。

吴晓求:过去中国相当多的企业上市以后出现了衰退,是因为它选择的时候太注重今天的财务状况,强调今天多么盈利,也强调历史上多么辉煌,实际上一个企业是有周期的,尤其是一个再生能力很弱的企业,像华为时刻有危机感,它在不断地创造辉煌,像这类企业是很少的,企业一般达到产业的辉煌时,再发展就很难了。所以我们当时选的都是那些处在相对辉煌的时候的企业上市,当然它上市之后慢慢就衰落了。

中国的T 1是最好的交易制度安排

第一财经:你提到过中国仍然有很多基建项目可以投资,这方面你有相关数据支持吗?基建规模扩大与提倡已久的去杠杆是否矛盾?

科创板要求上市公司的标准是,一家企业未来要有成长性,且对于投资者而言是有预期的。这样一来,对企业过去财务状况的要求就会严格。如果一家公司的管理模式、激励机制、制度设计都很好,未来有很好的前景,就像阿里巴巴一样。十多年前,阿里巴巴上市,可能当时是亏损的。包括京东,它上市时是亏损的,现在还在亏损,可是它的定价很高,因为它代表未来的预期。那些过度成熟的企业,投资者可能不一定会选择它,因为等到上市那一天,它就创造了辉煌,以后就开始衰落。那你买他的股票,你是不可能挣钱的。

科创板企业未来要有成长性

第二个,对企业的恶意造假,我们的法律要执行特别严格的规定。所以注册制、科创板对法律的要求很严的,特别是对欺诈、内幕交易,处罚会非常重,我们将会告别50万罚款的时代,会让它心惊肉跳,会使得它一生都还不了债,极大地提高它的违规违法成本,这也是注册制和科创板成功的必要条件,要没这些条件,这个注册制、科创板可是麻烦大了。

第一个就是企业的责任要加大,发行人的责任,它的违规违法的成本要大幅度提高,要对它进行非常严的束缚,严加约束、威慑,这是很重要的。同时,还要建立一个具体的威慑机制,光是威慑不够,具体的威慑机制,比如说集团诉讼制度,在美国如果一个企业做假,集团诉讼一下就能赔几十亿,这是很严重的。

所以它是没有意义的,它和我们建立一个有财富管理的资本市场的目标是背道而驰的,财富管理一般都是长期投资,没有说今天上午买的下午卖掉,这是投机,不要给它改正机会,实际上你今天上午买了,明天上午卖掉,挺好的,你晚上还有一个思考的机会,也许你思考不卖呢?也许刚好晚上人民银行披露一个消息是好消息呢?如果恢复T 0,上午买了,谣言一说,有可能投资者一看,稍微跌了一毛钱他就跑了,实际上第二天可能还真的涨停板了。所以我就说很多研究还是要讲讲原理部分,中国的T 1制度,我认为是最好的交易制度安排,这是很重要的。所以财富管理和T 0没有关系,它们是冲突的。

第一财经:你反对T 0制度,因为我们的市场不缺乏流动性么?

吴晓求:科创板和新三板有根本差异,是不能相提并论的。新三板不是一个标准的市场,创业板和中小板也有很大差异。这个差异首先是观念上的差异,是制度设计上的差异:注册制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的资本市场。创业板还是带有一些中国特色,特别是从发行角度来看。科创板从发行角度看,从定价角度来看,它都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的资本市场。

一个是强化市场中介的责任,它的尽职调查变得非常非常重要,我们需要通过他们去了解这个企业的真实状况,如果一旦出现没有尽职调查,处罚会非常严。

三是发行标准。科创板有自己的标准,对盈利没特别要求,其他的对盈利有明确要求。所以我想它们的差异大大超过共同点。

创造条件让民间投资在扩大基建投资中起作用

吴晓求:资本市场本来最重要的就是财富管理,无论是市场上流通的债券还是股票,都是财富管理最重要的基石资产。但是在中国,债券市场相对比较零乱,没有起到财富管理的机制,而资本市场是机构融资市场化的延伸,融资部门大大高于财富管理部门,所以它很多规则都是让融资者相对比较方便,而且强调资本市场要为企业服务。

中国经济靠内需来增长,内需由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来完成。所以扩大基建投资是让投资需求扩大,这对我们当前经济速度的隐忧能起到一些对冲作用,但实际上主要是由谁来扩大固定资产投资,是由政府还是让民间去做?这个是要认真考虑的。我觉得我们要创造更多的政策优惠条件,让民间投资能够在扩大基建投资中起到重要的作用。

一是发行审核批准的主体。一个是证监会创业板发行委员会,一个是交易所委员会,这个主体既有形式上的重大差别,也有本质上的差别。科创板把发行审核的主体移到上交所,发行和监督的主体已经开始分离。

构建和注册制、科创板相匹配的一整套法律和规则体系

第三个是要明确在科创板和注册制机制上,我们监管重心的变化,这些都是我们所必须明确的,所以为什么它变得非常复杂,是因为要构建和注册制、科创板相匹配的一整套法律和规则体系。

这是我们选择上市企业标准的问题,还有企业内生的问题,内生创新能力不足,至于你说的现在科创板选的那些高科技企业,他们可能弄一个“化妆”,弄一个科技项目就认为它符合科创板,当然我相信科创板还是有些基本条件的,并不是说什么企业都可以上,还是有一些基本条件。

第一财经:科创板加注册制是资本市场的突破,在你看来,它最大的突破点是什么?因为之前有新三板、创业板,我们可以从中吸取哪些教训?

至于它是否符合科创板的高新科技的要求,是不是这类高新技术的企业,的确有一个科学甄别的机制。监管部门想试图成立一个高科技专家委员会,说实话这恐怕解决不了问题,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两个办法:

科创板和新三板有根本差异

相关文章